专心等绿灯!

有毒,高产,可点梗,求Fo

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多大包平,一天就三!!!

八月的咸鱼

狠狠吸一口边上出货的同学😊

婶婶一点也不嫌你大...
人也好,刀也好,大就是好

龟甲缚,吓死清光光了,哈哈哈

我爱限锻!我还以为出不了货呢!!懒癌真帅!江雪小公举近侍!爱您!

给AWT48打Call!!!

刀剑乱舞|本丸第一腿缝!麻吉天堂!

*不定期更新的小段子*

*微R*

*腿缝,玩腿,肉感大腿,含pr,埋腿*

【不知不觉160fo了,感谢大家的支持!这篇就当是福利吧···点文的话,没人点啊嘤嘤嘤】







看文的婶婶们按个小心心或者推荐一下呗,谢谢大家!

战扩顺便奶一下大家,我500站没有小酒鬼哈哈哈哈,哭出声!但是来了弟弟丸!


刀剑乱舞|每天都要石切papa哄

*不定期更新的段子(一)*

*我家的石切papa黑掉了怎么办,缓慢黑坏*

*特别能作的嚣张娇气审,每天都要石切丸哄的那种*

*娇气审X石切丸*

 窗外早已是阳光明媚,从被风吹动的窗帘中,偶尔有几丝光线进来,床上的女孩被晃的用手背遮住眼睛,嘤咛一声,翻过身去,被子早就乱得一塌糊涂,细白的双腿夹紧着被子的一角,无意识的摩擦了一下。

又过了一会儿,似乎有人在床边温柔的唤着她,一次一次的,不疲倦的。

她团起身子,耳边的声音不断的叫着她,好吵···,她心想,这样她躲他追,温柔又磁性的声音,总是挨在她的耳边,终于忍不住了,小姑娘的起床气爆发了,猛地坐起身子,一脚踢开被子,她清凉的吊带睡衣带子由于她向烛台切扔了一个枕头垂落在肩头,睡裙翻卷到膝盖以上。

烛台切轻巧的接过枕头,放在一旁的椅子上,看着生气的审神者,明智的保全自己,“是石切丸抽不开身,才让我来叫醒您的,好啦,马上就可以吃午饭了。”

小姑娘并没有被美食所诱惑,气鼓鼓的看着他,这可不是他能哄的了的,他笑笑,离开了室内,还是那位的手段高明。

想着去厨房在搭把手,正好告诉石切丸,审神者他搞不定,还是让石切丸去看看吧,这样想着,迎面就遇到了,他摊了摊手,对方也知晓了他的意思,匆匆端着手里温好的牛奶去看审神者。

一拉开门,小姑娘还像方才一样,跪坐在床上,头发也乱乱的,小脸上还有刚睡醒的红晕,只不过看人的眼神不太对··

半蹲在床前,把手里的杯子递过去,小姑娘也不接,看都不看他。

“还在生气吗?乖乖喝了的话,今天可以骑高高?”她总嫌自己矮,心血来潮就想看看别人的视角,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石切丸就成了首选。

“厨房里已经准备好您下午的甜点了,好了,乖孩子,不要绷着脸了,嗯?”看她还是没什么反应,“您也不想我生气对不对?”试探的把被子放在女孩的手中。

“不要不要不要不要,石切丸最讨厌了!”这样的嗓音即使说出这样伤人的话,还是那么动听,在痛苦和享受边缘努力摆正自己的石切丸又是什么感受呢。

手中的被子被女孩推搡自己的手,打落在地,有些清脆的破裂声,牛奶流了一地,脸上稍微有丝丝痛,石切丸也没料到,自己单手撑着地。

“主公,总是这样呢···”低着头喃喃道

出了事总是像只幼猫无助的趴在自己怀里,拽着自己的衣襟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小脸一皱一皱,明明是狼狈不堪的样子,可就是那么吸引自己,诱惑自己为他做下许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。

这样的主公,有什么资格说讨厌呢?

“石切丸···脸···你的脸···血在流··”看着她明明刚才还一副嚣张的样子,突然变成这样惊恐,站起身来,将一脸惧意的她抱在怀里,下巴磨着她的发顶,果然她又是这样一副惹人怜的样子。

“我···我不是故意的···”怯生生的撇清自己的样子,也是那么可爱,好想···好想····

“看不到自己的伤口真是苦恼呢,主公能否帮我一下呢?”坐在床上,床上仿佛还有她的温度,就连温度,都想永远感受,占有。

她知道了,会害怕吧···到时候又是可怜兮兮的求着自己····想着不禁弯起唇角。

看不清他的伤口呢,女孩攀着石切丸的肩膀,跨坐在石切丸的腿上,明明是暧昧的姿势,却不自知,看了看被划破的伤口,小心翼翼的呼了呼。

“还··还痛吗?我呼呼过了哦··”明亮的眸子,只倒映着自己的样子,原来伤口是这样的啊。

“还很痛,这样还不够呢,像我原来教过您的那样,帮我止痛吧”他引诱道。

女孩的身体明显的僵住了,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,小心的从男子的下巴开始,伸出舌头舔了舔,再含住喉结的位置,轻轻吮吸一下,听到了低沉的喘息声,感受自己被环的越来越紧,轻轻舔上他脸上的伤口。

“主···”男子的气息越来越灼热···让她全身颤栗起来


都给我撞上玻璃窗吧哈哈哈

看文的婶婶们按个小心心呗,谢谢!!

ooc属于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