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心等绿灯!

有毒,高产,可点梗,求Fo

刀剑乱舞|“没用”的孩子(一)

*黑化,ALL*

*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养成,幼婶*

*有一辆开着开着就翻的小破车*

在时之政府发现,年幼的孩子中,拥有强大灵力的人往往比成年人更多,且孩童又比成年人更好管理,大批本丸的审神者就都是孩童来任职了,说是审神者,不过是个提供灵力的傀儡罢了,政府的事情基本不会统治他们,说到底也不过是第一批实验罢了。

如何让孩子顺理成章的在现世消失呢,时之政府的首选当然是孤儿院的孩子,这些无人问津的小孩子,只要办了合理的收养手续之后,即使消失,也不会有人注意到。

对于未来审神者的筛选,政府派遣了许多人员在现世之中挑选,年龄不能过小,大约13、4的孩子,灵力一定要充沛,性格单纯好掌控的。

本丸的狐之助领着刚来的审神者在本丸里参观,水洗的有些褪色的连衣裙,勉强遮住了白皙又细嫩的大腿,脚上没有穿鞋,但她却已经习惯这样了。本丸还在初春,春风让她瑟缩了一下身躯,又不敢做出摩擦的动作,小心翼翼的跟着狐之助走着。直到走到她的房间,房间很整洁,连着的侧室是办公用的,看起来一时半会是用不上的,房间里的窗户是打开的,从这个角度,正好可以看见远处的树,现在还只是嫩芽刚刚生长出来。

审神者在这里稍微休息了下,她虽然有灵力,身体却比寻常的孩子要差些,体力总是不太够,一天中总是需要很长时间睡眠,身体大多时候也是冰凉。寂静的本丸,让她仿佛回到被关在孤儿院屋子里的时候,被其他的小孩子欺负,身上满是淤青,被故意关起来,食物被抢走,衣服被剪坏。下唇的震震刺痛,让她清醒过来,现在她终于不用,不用再过那种日子了,狐之助说她以后可以在本丸里生活了,这里有很多哥哥陪她玩。仿佛一下子充满气力了,她站起来,边上的狐之助以为她休息好了。

“现在,一起去锻刀吧。”

“锻··锻刀?”她有些磕磕巴巴的问,锻刀是什么,她从来没做过,也不会啊。

“召唤几个哥哥,陪你玩哟。”狐之助这样说道。

脸上洋溢着笑容,喜悦中又有些不可思议,这几天她如同梦一般的日子,真的会有哥哥陪她玩吗?自己也有玩伴了吗?

锻刀房在有些偏远的地方,走到的时候,她已经有点累了,喘气的声音慢慢变大,迈着小短腿紧紧的跟着狐之助,按照狐之助的指挥,把材料放进去,贴上符纸,听狐之助说要等很久的,她看着墙,抱着膝盖坐下,头慢慢枕着胳膊睡着了。

一阵骚动,“虽然个头很大但我叫小狐丸。”按着平时入手的方式,却没有看见自己的主公,低头找了找,才发现,一个小姑娘,嗯,小孩子,睡着了,还是靠在墙边,摇摇晃晃的。

空气中有一丝腥甜的味道,也许是野兽对味道比较敏感吧,小狐丸靠近审神者,小姑娘脚踝边上有一道看上去刚刚划的伤口,丝丝鲜血渗出来了,嗡动着鼻翼,这种甜美的味道,他的喉咙紧了紧,獠牙也忍不住呲起,轻轻握住女孩的脚,抬起腿,嗅着香甜的味道,心中的欲望仿佛控制不住了一般,慢慢靠近伤口,手指磨砂着女孩的脚踝,伸出舌,舔舐着伤口上的血液,喉咙的干渴刚刚被抑制住,又变得更干,仿佛烈火在燃烧般,想要更多,还不够,不够,他想把伤口再弄破,弄的更深一点,让更多的血流出来,女孩从睡梦中清醒的嘤咛,惊醒了小狐丸。

她睁着一双刚睡醒蒙着雾一样的眼睛,看着小狐丸,怯生生的叫了声“哥··哥?”却弱中又有着欢喜,有些希翼的望着小狐丸。

“不是哥哥哟,虽然个头很大但我叫小狐丸。”声音还有些喑哑,小狐丸深吸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欲望,刚刚仿佛被诱惑了一样,让他有些不知所措。

女孩收了收腿,小狐丸松开手,慢慢站起来,看着小狐丸,不是哥哥吗?心里有点难受。

如果他能成为哥哥呢?

”小狐哥哥?我··带你参观本丸吧“上午还让狐之助带着参观的小姑娘,自告奋勇的要带着小狐丸。小狐丸点点头,看着女孩没穿鞋的脚。

露出平时的微笑,”主上,要不要公主抱?“



*按照我的习惯,中长篇,有肉,哈哈哈*

*求一波热度,婶婶们求fo啊*


评论(8)

热度(133)